腳腳

jojo/ジョナサンマジ天使/露仗露(♀)/ジョルミスジョル/徐倫はアタシの嫁

[JOJO][混部]《當我們談論喬納森時我們在談論什麼》【短篇】




•JOJO們與屌們合力為喬納森準備禮物的故事

 

 

•簡單粗暴的初代夫婦幼稚園設定、沒有細節+惡意賣萌【躺倒

 

園長:喬納森

老師:艾琳娜、迪亞哥

其他:DIO

 

喬瑟夫、承太郎六七歲;仗助、初流乃、徐倫三四歲;迪奧、喬尼一兩歲

 

 

•嚴重OOC+惡意賣萌、請注意避雷

 

 


構想的是類似「家庭幽默錄像」的溫馨故事,結果還是變成了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躺倒
總之希望喬納森幸福!

感謝願意花時間閱讀的朋友:D

 

 

 


[當我們談論喬納森時我們在談論什麼]    全一篇.

 

 

左、右、左……左、右、左……左、右、左……六隻眼睛跟著尾巴左搖右晃的方向轉動。

 

「恐龍尾巴誒……」坐在地上的喬瑟夫喃喃道。眼前的大尾巴跟他之前在趣味識字圖冊上看到的十分相像,正晃得呼呼生風。

「好棒哦、尾巴……」坐在喬瑟夫懷裡的仗助用呆呆的表情表現出了他對尾巴的無限神往,他臉上還粘著不少粉色的冰淇淋。

「Wry……」尚還口齒不清、不太能說得出完整句子的迪奧咬著手指,也目不轉睛地盯著尾巴看。

 

剛剛還在同像無尾熊或者說像有吸盤的章魚一樣、硬是要攀附在自己身上玩的三個孩子奮戰的DIO喘著氣說:「做得好,迪亞哥,就這樣先控制住這三個最難對付的。」

「那我要這樣擺尾巴擺到什麼時候?」

「擺到把事情商量完。」

迪亞哥低聲道:「你來試試跪在地上,屁股被三個小鬼盯著看的感覺……」

「我又沒有尾巴。」DIO說。

 

「明天、也就是二月七日——是本DIO當初殺死JOJO的日子,」DIO轉回身去,面向老實坐在自己跟前另外四個孩子——承太郎、徐倫、初流乃以及喬尼,他說,「這難道不值得紀念嗎?」

 

孩子們先是面面相覷,接著又都一齊看向DIO臉上意味不明、似笑非笑的表情。一面用右手喂徐倫吃冰淇淋一面用左手壓了壓黃色的兒童帽的承太郎先開口說道:「明天是喬納森的忌日沒錯,但是跟你有什麼關係。」

「是我殺的,怎麼可能跟我沒關係。」面對給出如此回答的DIO,承太郎只是皺著眉頭別開了臉。

 

初流乃問:「那麼您是想在明天送點東西進行補償嗎?」

「沒什麼好進行補償的,總之我想說的是——明天是個我與JOJO同時體味到『奇妙友情』的值得紀念的日子,你們這些小鬼如果能親手畫張人體結構畸形顏色詭異的圖啊賀卡啊,或者是親手製作一點像路邊垃圾一樣的手工製品,當成驚喜突然送給他的話,JOJO那傢伙一定會高興地露出愚蠢至極的笑容。」當DIO抄起手說完這段話后,四個孩子與一旁的迪亞哥都情不自禁地目死了。

 

「雖然聽不太懂您在胡言亂語些什麼鬼,但硬要說送什麼禮物的話,」初流乃笑了笑,指向一旁的迪奧說,「大家一起提著那邊那個一部Padre的小小的頭顱去見父親,應該會比賀卡或是手工製品顯得更有誠意。」

 

臉部瞬間變得一片漆黑的DIO趕緊微顫著把還在吃手指的另一個「自己」抱進懷裡:「初流乃,你是在開玩笑對吧……」

接著他又拍掉迪奧含在嘴裡的手指,說:「別吃了、你剛才沒聽到嗎?你未來的兒子想要取下你的頭拿去送給JOJO啊!」

「Wry?!」

 

「並不是玩笑話哦,將殺死父親的人的頭顱獻給父親,不論怎麼想都很合情合理,」端正坐著,笑得十分溫和的黑髮小男孩接著說道,「不然的話……儘管padre您是在三部出場,但也可以將就一下哦?吸血鬼什麼的,砍下頭顱應該也還是可以活個十年半載?您代替一部padre交出頭顱,一切就都就皆大歡喜了。」

初流乃把 「已經決定要將頭顱當作禮物送給喬納森」當成前提來說出了這段話,聞言的DIO則抱著眼睛像荷包蛋一樣還閃有水光的迪奧,默默地走到了窗前 (BGM:寒葉飄逸灑滿我的臉……吾兒叛逆傷痛我的心……)。

 

「先別管那個傻逼吸血……寂寞的吸血鬼的事,你們好好想一想,一齊做一樣什麼東西送給喬納森,」擺尾巴擺到尾巴肉和屁股肉發痛的迪亞哥眼見著話題就要被扯遠,趕緊將其拉了回來,「儘管那個男人,是那種只要是孩子送的東西、就一定會高高興興收下的性格……不過送頭顱什麼的,喬納森應該不會高興喲,初流乃。」

「我想也是。」初流乃點了點頭,吃下一大口冰淇淋布丁。

 

「那麼把我送給爺爺吧、因為爺爺最喜歡我了!」喬瑟夫突然站起身說。

腦袋擠在喬瑟夫的肚子與手臂中間的仗助仰起頭道:「喬納森最喜歡的是我啦才對啦,上次午飯後他有悄悄地多給我一塊布丁的說。」

迪亞哥則因為終於不用再繼續擺尾巴而鬆了口氣,直接趴在地上開始休息。

 

「也有多給過我哦。」

「我也有拿到過。」

「啊、我也是。」

「我也有拿到。」

「Wrywry。」

「本DIO也拿到過。」

仗助憋紅了臉,氣鼓鼓地說:「我才不信。」

 

「喬納森最喜歡的東西是巧克力啦,」嚥下最後一口冰淇淋的徐倫說,「我決定了,我要給喬納森做個巧克力蛋糕。」不知為何,明明有承太郎一勺一勺地餵她吃,她卻還是吃得肉嘟嘟的臉蛋上全是巧克力色的冰淇淋。

「臉上……」承太郎嘟囔著、正想從褲子口袋裡掏出手帕,徐倫卻先一步伸出舌頭像小狗一樣在嘴巴周圍舔了一圈。

前者見狀豎起眉毛,一邊用力給後者擦臉一邊正經嚴肅、奶聲奶氣地念叨著,「不可以,妳是女孩子,不可以有這種吃相,不可以……」

 

「巧克力蛋糕這個主意不錯,那蠢貨喜歡吃甜食,真期待看到他牙疼的表情。徐倫,我和你一起做。」DIO說。

「那麼就由小徐倫和DIO來做蛋糕,我和仗助負責脫光了塗上一層巧克力醬、躲進喬納森的被窩裡。」喬瑟夫說。

 

「變成了很奇怪的東西啊!而且你那個信心滿滿的表情是什麼意思,難道真的覺得搞得床上全是巧克力醬會讓喬納森高興?!」迪亞哥忍不住擔當起了吐槽役的工作,然而下一刻,「啊啊啊啊!」

 

大家都被迪亞哥的慘叫聲吸引了注意力,轉頭看去——喬尼、咬住了迪亞哥的尾巴。

 

「可惡、這傢伙……每次都虎視眈眈地看著我的尾巴,今天是我疏忽大意,被他得手了,嘖……」

「說得那麼帥氣幹嘛,你尾巴都流血了哦!」

「好痛、好痛!住口啊!喬斯達君!」迪亞哥因疼痛而激烈地搖晃著尾巴,喬尼的牙齒像是嵌進了其皮肉中一樣,除了不動如山的腦袋、整個小身子都隨著擺動的尾巴在半空中搖來蕩去,眼神則鎮靜淡定如初。

 

喬瑟夫和仗助笑得滿地打滾;承太郎伸出手擋住了徐倫的眼睛、徐倫則掰開一點指頭間的縫隙繼續看戲;在地上爬行前進的迪奧被初流乃抱離了「戰場」;抱著迪奧的初流乃坐下來繼續吃他的冰淇淋布丁。

 

「JOJO這個騙子……」 DIO一邊抓著喬尼的兩隻小腳,試圖將其從迪亞哥尾巴上扯下來,一邊說道,「明明那個時候,那樣抱住了我的頭……結果,到頭來還不是記仇得要死……!到了二巡就只記得咬尾巴……可惡,這個偽君子、骯髒的傻瓜!」

「一把年紀了你哭個屁啊,覺得痛的是我!」迪亞哥怒喝道。

DIO見光是扯腳沒用、反而快從迪亞哥尾巴上勾下一塊肉來了,便連忙伸手去掰喬尼的嘴巴,這才把這娃從上面給拗了下來。

 

迪亞哥淚眼汪汪地抱著自己的尾巴、朝傷口吹氣。

而後他看向一旁被初流乃抱在懷裡的迪奧說道:「說到底,都是你不好!平白無故的,為什麼要強吻人家的女人,還硬要把人家殺掉了合體!」

就在他話音落下后、房間裡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喬瑟夫和仗助不再發出小惡魔般的笑聲,初流乃歎了口氣,徐倫瞪大眼睛、抬起兩隻小手捂住了耳朵,承太郎則一臉「真是夠了」的表情。

 

被斥責了的迪奧的眼睛又變成了荷包蛋一般的形狀、淚水在裡面打著波浪,他癟著嘴發出「wry…wry……」的囁嚅聲,但最後還是沒忍住,「Wry——————!」一聲大哭了起來,而咬不到尾巴的喬尼則被帶動了情緒、也跟著哭了起來,一時間哭聲響徹雲霄。

 

「怎麼回事?」聽見哭聲的喬斯達夫婦急匆匆地衝上樓,推開了房門,艾琳娜抱起紅色大眼睛裡不停湧出淚水的迪奧、喬納森抱起咿咿呀呀啾咪咪哭著的喬尼,開始努力撫著背安撫。

 

「喬尼看這裡,看這邊的杰洛娃娃~」

「來來來,你最喜歡的羽毛斗篷哦,迪奧~」

終於止住了兩個孩子的哭聲,喬納森一改溫和的表情,面色凝重地說道:「好了,快點乖乖地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說給我聽——把迪奧、喬尼弄哭,以及咬傷了迪亞哥的壞孩子是誰?」

 

眾人先是愣了一兩秒、不過很快的他們就反應了過來,全都很有默契地——喬瑟夫、承太郎、仗助、初流乃、徐倫以及迪亞哥伸出六根手指——齊刷刷地指向了DIO。

DIO張了張嘴,但最後還是像放棄了般地又閉上了。

 

「真是的,DIO,拿你沒辦法啊,」喬納森聳了聳肩膀說道,朝DIO走過去,「我要打、打到你哭出來為止。」

臉部又變成全黑的DIO伸出手按住喬納森的肩膀說:「等一下,JOJO……咱們兒子在這裡,最好還是別這樣吧…?」

「那就回樓上你的房間去,關禁閉到明天早上。」

「哦……」

 

 

————————————————

 

 

[突如其來的補充設定:幼稚園就建在屌館裡]

 

[強行植入小插曲:哭完心情變好、迪奧惡向膽邊生,在眾目睽睽之下親了艾琳娜的嘴角、親完還很得意地看著迪亞哥和最喜歡艾琳娜的喬瑟夫。

——艾琳娜如果不像當年那樣用泥水洗嘴巴的話對DIO不公平;但要是真的拿泥水洗了的話、迪奧可能又會哭。

真是艱難的抉擇時刻。

因此最後艾琳娜她——機智地用吃剩下的冰淇淋洗了嘴巴,順便親了下迪奧的額頭(大概是因為在嬰兒狀態下時、比嘔吐物還臭的味道幾乎聞不到)。]

 

 

————————————————

 

 

安頓好突然轉醒後開始哭泣的幾個寶寶、差不多就結束了一天的工作,時間已將近凌晨兩點,喬納森收拾好一樓嬰兒房裡散落的玩具正打算上樓洗漱時,被艾琳娜叫住了。

「過來看看這個。」艾琳娜笑著向丈夫招手。

 

二人打開孩子們的寢室門探進頭,看見裡面點著幾盞幽暗的小燈,紙和畫筆散落一地,其中還夾雜著一地的蛋黃蛋清、巧克力醬等物,七個孩子七仰八叉地睡在地上,中間還夾有一具無頭的身體。

在桌上,一塊不太成型的巧克力蛋糕被放在盤中,以及一張被壓在DIO的頭顱下面的畫紙。上面畫著一顆大大的主色調是金色的五彩斑斕的星星,星星下面寫有「獻給最喜歡的喬納森」這樣一行字,歪歪扭扭的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小孩子之手。

 

「他們熬夜趕工,大概是想在明天早上給你驚喜。」艾琳娜一面將睡得爛熟的孩子們一個一個地抱上床。

「承太郎那小子硬要畫成海星,才搞得顏色這麼惡心,」DIO的頭顱說道,「不過,你就是那種哪怕別人送給你[自主規制]、也還是會露出惡心笑容的人。」

 

喬納森將左手拿著的畫紙放回桌子上,收緊雙臂、把DIO的頭顱抱在了懷中,接著他與走到自己身旁的金髮的妻子相視而笑。

 

「謝謝。」紳士說著,露出了一如既往的溫柔笑容。

 

就像126年前那樣。

 

 

————————————————

 

 

[強行抒情後,又強行在末尾插入喬納森食用巧克力蛋糕的repo:

——艾琳娜、妳要幸福……

——難吃到這種地步嗎……

(因為還沒來得及烤)]

 

[P.S.地上的巧克力醬與雞蛋等物結果還是由初代夫婦、迪亞哥、泰倫斯、瓦尼拉等人來打掃,一群小崽子只顧著屁顛顛地玩]

 

 

————————————————

 

 

【完】

 

 

 

————————————————

————————————————

 

 

 

又是突如其來的補充設定:Boss們睡在一樓的嬰兒房【沒有登場機會

貼一下避孕套Thinking Out Loud的歌詞~

 

 

 

When your legs don't work like they used to before

当妳的双腿隨著歲月流逝變得不再灵活

 

And I can't sweep you off of your feet

而老去的我也無法再令妳一見傾心時

 

Will your mouth still remember the taste of my love

妳是否還記得愛情的味道

 

Will your eyes still smile from your cheeks

妳還會深情地凝望著我、展露笑顏嗎?

 

And darling,i will be loving you till we're seventy

亲爱的,即便時光飛逝至妳我都垂垂老矣,我仍會愛妳如初

 

baby my heart,could still fall as hard at twenty-three

還會像墜入愛河的少年一樣為你神魂顛倒

 

I'm thinking about how people fall in love in mysterious ways

我在想,愛情總是突如其來、沒有為什麼

 

Maybe just a touch of a hand

會相愛或許只是因為手心的溫暖

 

Well me,I fall in love with you every single day

越是和妳在一起就愛妳愛得越深

 

I just wanna tell you I am

希望妳能知曉這份心意

 

So honey now

因此、親愛的

 

Take me into your loving arms

現在就張開雙臂擁抱我吧

 

Kiss me under the light of a thousand stars

在萬千星辰下親吻我

 

Place your head on my beating heart

倚靠在我胸膛,聽聽那因妳而加速的心跳聲

 

I'm thinking out loud

我不禁心想

 

Maybe we found love right where we are

也許灌溉愛情只需要陪伴在彼此身邊

 

 

When my hairs all but gone and my memory fades

當我頭髮掉光,記憶力開始衰退

 

And the crowds don't remember my name

茫茫人海中沒有人還記得我是誰時

 

When my hands don't play the strings the same way

當我無法再像從前那樣撥動琴弦時

 

I know you will still love me the same

我知道妳仍會愛我如初

 

Cause honey your soul could never grow old,it's evergreen

因為、親愛的,妳的灵魂不會老去,依然那樣高潔美麗

 

Aan baby,your smile's forever in my mind in memory

妳的微笑將一直留存在我嬸嬸的腦海裡腦海深處、永不褪色

 

I'm thinking about how people fall in love in mysterious ways

我在想,愛情總是突如其來、說不清緣由

 

Maybe it's all part of a plan

或許都是冥冥中早就註定了的

 

Well i will just keep on making the same mistakes

一路走錯到底我也不怕

 

Hoping that you'll understand

希望妳能讀懂這一切

 

baby now

寶貝

 

Take me into your loving arms

現在就張開雙臂擁抱我吧

 

Kiss me under the light of a thousand stars

在萬千星辰下親吻我

 

Place your head on my beating heart

倚靠在我胸膛,聽聽那因妳而加速的心跳聲

 

I'm thinking out loud

我不禁心想

 

Maybe we found love right where we are

也許灌溉愛情只需要陪伴在彼此身邊

 

 

So baby now

因此,寶貝

 

Take me into your loving arms

現在就張開雙臂擁抱我吧

 

Kiss me under the light of a thousand stars

在萬千星辰下親吻我

 

Oh darling,Place your head on my beating heart

親愛的,來倚靠在我胸膛、聽聽那因妳而加速的心跳聲

 

I'm thinking out loud

我不禁心想

 

Maybe we found love right where we are

也許灌溉愛情只需要陪伴在彼此身邊

 

Oh baby,we found love right where we are

寶貝,我們已經找到了愛的所在

 

And we found love right where we are

只要妳我相伴、愛就永不枯竭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