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腳

jojo/ジョナサンマジ天使/露仗露(♀)/ジョルミスジョル/徐倫はアタシの嫁

SPW童話之福音人魚

無CP的童話故事腦洞,小公主徐倫和人魚典明的故事

———————————————

———————————————

 

 

從前有位長年出海、在外征戰的J國國王,他的小女兒——這個國家的公主,經常孤零零地坐在臨海的城堡外的海岸邊,等待父王歸來。

 

有一天,小公主在礁石上拾撿貝殼時,一隻人魚從水裡探出了頭來。牠的上半身是偏瘦的人類男性模樣,留著一頭紅色的短髮,下半身則是和眼睛同一顏色的綠色魚尾。
喜愛海洋的國王同海中的各類魔物們私交甚好,這隻人魚也一定是他的朋友或者說戰友。

 

「您好,公主殿下,」人魚說,「我是國王陛下派來的,陛下讓我轉告您、他今晚就會回國。」

 

小公主聽了很高興,而後她抬頭看看天,請求道:「現在太陽還掛在天空的正中央,我很無聊,你能陪我玩一會兒嗎?」

人魚答應了下來,他們便在海邊聊天、嬉戲、玩水,直到夜幕降臨。

 

此後、每當國王有事出遠門時,這隻前來報告歸期的人魚就會出現,陪著小公主一齊等待,他們逐漸成為了一對要好的朋友。
後來即使只是平常普通的日子,人魚也會來找小公主玩。

 

彼此熟悉、不再生疏之後,人魚報告時就直接說:「小公主,妳爸今晚回家。」

坐在地上用污泥進行藝術創作的小公主,白皙的皮膚、金色的發團、鑲著銀絲花邊並繡有蝴蝶圖紋的連身裙都沾滿了泥巴。

 

 

一天,小公主開始對人魚的事感興趣了,她問:「你是雄性還是雌性?」

「我們人魚是沒有性別之分的。」人魚回答道。的確,牠的五官既俊朗又柔和,肌肉與骨骼的觸感都十分中性,身體上也沒有第一性徵。

 

「那麼就不是雄性囉?」

「不、都說了沒有性別之分……」

「總之不是雄性對吧?」

「……」

「對吧對吧?不是雄性!」

「……嗯,對,不是。」

 

「那麼就肯定需要把咪咪遮住——噹噹噹噹噹!我特意為典明做的貝殼bra!」

小公主掏出了她用桃紅色丝绸缎子,以及精心挑選的兩枚形狀優美對稱且顏色純淨美麗的貝殼做成的姑且可以稱之為bra的東西。

「謝謝,我會好好珍惜的。」人魚摸了摸小公主的腦袋,收下了禮物。

 

「明天你游回戰場去的時候,戴上它給父王看吧,一定要告訴父王說是我親手做的唷!」

「呃、這個…稍微……」

 

另外一天,對人魚感興趣的小公主繼續提問:「我在書裡看到說,人魚都會用歌聲來迷惑人類,你也會嗎?」

 

「實際上在人魚的一生之中,都只有一次歌唱的機會。所以平日裡都只會施展另一種迷惑敵人的方法,」人魚回答道,擺動牠的尾鰭,撩起一串水珠,表情爽朗地說道,「用力甩動下半身去接觸敵人的頭部的迷幻術。」

「哦哦……聽起來好像很強……」

「簡單來說就是使勁甩尾巴把人拍暈過去啦。第一次遇見你爸的時候我還很討厭人類,再加上被邪惡的巫術控制了,於是就使出全力扇了他一尾巴,把他拍倒在地了。」

「果然很強啊!」

 

過了一小會兒后,小公主又問:「那如果把唯一一次的唱歌的機會用掉了的話,會造成什麼後果?會像書裡寫的那樣化作美麗的泡沫消失掉嗎?」

「不會,只是會變成魚乾。」

「誒……那是什麼……變成魚乾…魚乾?當真?明明是人魚……人魚哦?!」

 

人魚見小公主不可置信地皺起了臉蛋,便抬手去刮她的鼻頭說:「騙妳玩的,不會變成魚乾。唱完歌的人魚,會化作許多蝴蝶四散飛開消失掉。」

「真的假的……只是因為知道我喜歡蝴蝶才這樣說吧?」

「大概是真的吧~」

 

 

有溫柔美麗的母后陪伴,住在城堡中不愁吃穿,還有十分談得來的人魚朋友,小公主感覺自己的生活很幸福。除此之外,J國的國民們也都過著平靜但安詳愉快的日子,同時很是愛戴他們的國王。

 

話說到此問題也就來了——「打仗是為了讓國家變得更富足、使得國民們更幸福吧?既然大家都已經過得這麼幸福了,為什麼父王還要外出征戰呢?」小公主問人魚道。

 

活了很長時間、見多識廣的人魚先回答了第一個問題:「不是的,小公主,戰爭只會帶來痛苦和傷害。」

接著牠繼續回答第二個問題:「放心吧,妳爸打的是反侵略戰爭,他是我見過的最善良的人類之一,絕不是什麼壞人。」

人魚總是這樣安慰小公主,使得小公主願意相信,寡言少語常年在外的國王是愛著這個國家、愛著母后與自己的。

 

一晃又過去了好幾年,小公主滿16歲生日那天,出征在外已有三年之久未歸國的國王沒能趕回來為女兒慶祝,只是讓人魚幫忙捎了一份生日禮物回來——用星星的白色光絲織成的晚禮服,像是在上面鋪滿了鑽石般閃閃發亮。

晚宴結束後,小公主撩起裙擺,一路奔至海岸邊,去見紅髮的人魚。她脫掉鞋子赤腳奔跑在銀色的月光下,很快就找到了坐在礁石上的人魚。

 

人魚見到身著正裝的小公主後便讚賞道:「這套禮服非常美,與妳真是相襯,生日快樂。」

「謝謝。」小公主有些害羞地低下了頭。

「這是妳呆在這裡的最後一晚上,我也要送給妳一份生日禮物,來。」人魚笑著朝小公主伸出了手。

 

當小公主與人魚的手相觸時,人魚突然化作無數熒光紫色的蝴蝶飛散開,隨著一陣風飛翔,融入到了夜色中去了。小公主被這陣風吹得瞇起了眼睛。

 

霎時間,她回想起了戰爭帶來的苦難,埋藏在她幼年記憶中的畫面——母親的死亡、映照得整個天空都變成炙熱紅色的大火、成千上萬的士兵們喊打喊殺的聲音。

 

當小公主再睜開眼睛時,人魚用歌聲製造出來的長達十年的幻象就此已徹底結束。她隱約聽見人魚在她耳邊說:「戰爭就快要結束了,趕緊去妳的父親身邊吧。」

小公主緊緊握著手中的紅色魚乾,邁開腿踏入了真實的世界。

 

 

———————————————

———————————————

承太郎在十年間穿梭於「戰爭中的現實」 以及「花京院留下的保護徐倫用的幻象世界」之間

「化作許多蝴蝶飛走」是幻象世界最後送給小徐倫的一點殺必死

人魚唱完歌變成魚乾後其實不算完全死了,還有再復活的希望

 

「話說到此問題也就來了」那裡,好努力才克制住打下「學挖掘機技術哪家強」的慾望……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