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腳

jojo/ジョナサンマジ天使/露仗露(♀)/ジョルミスジョル/徐倫はアタシの嫁

我在世上走的這一遭跨度有一百多年,實際時間只得25年左右,這期間我被揍被插被燒,最後化為了灰燼,但我

《我在世上走的這一遭跨度有一百多年,實際時間只得25年左右,這期間我被揍被插被燒,最後化為了灰燼,但我的兒子之一只花一個星期就走上了人生巔峰》
這幾天看了大家(菜花桑、天使桑、狸子桑等)的各種腦洞與成文,想要憐愛屌爺的衝動無法抑制【癲癲兒小跑狀


——————————————
——————————————


不可避免,鐵鏽的氣味總是讓他想起「愛情」受阻後的命運。因此,對放棄人類身份後的迪奧·布蘭度來說,處女的鮮血不論再怎麼芳醇甜美,直接吸食的話、也還是會品嚐出一絲苦澀的味道。

最早嚐到的血是自己的。還是個小男孩的時候,迪奧·布蘭度就非常容易受到傷害。不僅僅是因為長期吃不飽導致身體過份的瘦弱(父親達利歐揍他一拳頭會嫌硌疼了手的程度),還因為他成天思前想後。聰明的人總是要更加憂鬱一些。

比起父親的辱罵與拳打腳踢,母親的博愛將迪奧傷得更重一些——明明已經窮困潦倒、食不果腹了,卻還要拋下奄奄一息的親生兒子,將僅有的一點麵包分發給流浪兒與乞丐。

「父親的罪惡不會給他本身帶來任何懲罰,反倒是母親擁有的美好、善良、仁慈的品質充滿了毀滅性的力量。」然而迪奧並非通過生活體驗得出這一結論,而是生來就覺得世事應當如此。抱持如此處事觀降世,他卻仍禁不住對與自身一切背道而馳的母親心生戀慕。與此同時在他看來,母親帶給他的、就只有「傷害」而已。

「傷害」——曾經的迪奧吝惜身體、唯恐浪費時間與精力,但擁有了「永恆的生命」之後,他才發現自己有多麼喜歡傷害自己。這無關什麼特殊嗜好,只是因為當你知道即使在腦袋上開洞、縱身跳進烈焰、被利刃劈成兩半也死不了的時候,就一定會想試試、以感受自身的強大。他終於可以直面並享受傷害了,他也的確一直在被傷害著。

最為令其受創的一次傷害,是沉睡於海底百年的經歷。在這百年間,孤獨從來都不算什麼,他永遠都是孑然一身——哪怕奪去了他人的身體——看上去仍是形影相弔。真正令他痛苦的是那不溫不火的海底生存節奏,就像又度過了一個加長版的七年,這逼迫他不得不將全部的時間都用來思考更多的東西,而自古以來的思考者都總是備受折磨的。

這一百年中,他在大腦能夠運作的時間裡,想出了數百種人類同步於第一次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付諸實施了的酷刑;想出了數千個描述「痛苦」、「恥辱」、「悔恨」、「殺意」的比喻句;想出了數萬個生存下去的理由,再一一過濾篩選掉,最後只留下一個最不包含「希望」在內的。

現如今,我們或許可以說他是正確的。因為他那被「希望」填滿心智,聰敏過人、踏實肯幹、花一周時間就走上人生巔峰的兒子,最後也還是隨著時間加速,消逝在了平行世界結局之一的盡頭中。而他則在充分傷害並被傷害之後,提前二十二年化為了灰燼。


——————————————
——————————————

真夠二的

评论(1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