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腳

jojo/ジョナサンマジ天使/露仗露(♀)/ジョルミスジョル/徐倫はアタシの嫁

So scared of breaking it

好害怕搞砸了這一切

that you won't let it bend

看樣子妳是不準備讓步了

And I wrote two hundred letters

寫了兩百封

I will never send

永遠也不會寄出的信

Sometimes these cut are so much

有些傷痕深得

Deeper then they seem

比它看起來的更加嚴重

You'd rather cover up

妳選擇掩蓋無視

I'd rather let them bleed

我卻寧願讓它盡情流血

So let me be

那就這樣吧

I'll set you free

我會放妳自由


I am in misery

我深陷在絕望中

There ain't nobody who can comfort me

沒有任何人能夠真正安慰我

Why won't you answer me

妳為什麼不給我一個明確的答復

Your silence is slowly killing me

妳的含糊其辭幾乎要了我的命

Girl you really got me bad

親愛的,妳真的讓我很痛苦

You really got me bad

真的讓我很難過

I'm gonna get you back

我想要挽回妳

Now i'm gonna get you back

想要妳回心轉意


Your salty skin and how it mixes in with mine

如何才能切身體會理解到彼此的痛苦

The way it feels to be completely intertwined

感覺自己完全深陷於難以擺脫的糾葛中

Not that I didn't care

我不是不在乎妳的感受

It's that I didn't know

我只是難以顧及

It's not what I didn't feel

我不是沒有感情

It's what I didn't show

我只是不善表達

So let me be

那就這樣吧

I'll set you free

我會放妳自由


I am in misery

我深陷在絕望中

There ain't nobody who can comfort me

沒有任何人能夠真正安慰我

Why won't you answer me

妳為什麼不明確告訴我妳的回答

Your silence is slowly killing me

妳的沉默令我慢慢窒息

Girl you really got me bad

親愛的,妳真的讓我很痛苦

You really got me bad

真的讓我很難過

Now i'm gonna get you back

我想要挽回妳

I'm gonna get you back

想要妳回心轉意


You say your faith is shaken

說什麼妳也感到混亂

You may be mistaken

搞不清楚是不是自己的錯

You keep me wide awake and waiting for the sun

妳就一直這樣給我希望,讓我無法徹底死心,期盼還能有轉機

I'm desperate and confused So far away from you

我心亂如麻,好像離妳更加遙遠了

I'm getting near

我要到妳身邊去

I don't care where I have to go

甚至不在乎那會是哪裡


Why do you do what you do to me, yeah

為什麼妳要這樣對待我

Why won't you answer me, answer me yeah

為什麼妳不好好給我答復

Why do you do what you do to me yeah

為什麼妳要這樣對待我

Why won't you answer me, answer me yeah

為什麼妳還不願意給我答復


I am in misery

我深陷在絕望中

There ain't nobody who can comfort me

沒有任何人能夠真正安慰我

Why won't you answer me

妳為什麼不給我一個明確的答復

Your silence is slowly killing me

妳的含糊其辭幾乎要了我的命

Girl you really got me bad

親愛的,妳真的讓我很痛苦

You really got me bad

真的讓我很難過

Now i'm gonna get you back

我想要挽回妳

I'm gonna get you back

想要妳回心轉意




————————————————

————————————————

四年前經歷第二次分手時循環這首歌一個月,四年後的現在再聽,莫名覺得歌詞內容和想象中的空條夫婦離婚記十分同步(但MV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兒),打開腦洞寫了這個小段子,夾雜了一點承和花的友情私貨內容

【感覺承太郎和喬魯諾同病相憐的一點就是都死了知己(典明&布加拉提)

~OOC警報~請注意避雷

————————————————

————————————————




我和妻子總是在等待對方先開口說話,第一次約會時也不例外。兩個人並肩走在水族館的藍色長廊里,我為了配合她的步調特意放慢放小步子,注意力都在腳上,長達十幾分鐘一語不發。


「好安靜啊,」她突然說道,「我們兩個。」

「是啊,」我回應,「結了婚以後大概也會是這樣的情景吧。」

這簡短的對話結束後過了好一會兒,我才注意到她發紅的臉頰和耳朵,突然意識到自己剛才說了些什麼東西。


雖然有性格互補這麼一說,但我更相信物以類聚,就比如我的摯友、我的妻子都是偏安靜性格的人。


兩個沉靜寡言的人待在同一空間中想著對方的事,仿佛就能慢慢心意相通。


妻子個性纖細而敏感,但她極少表現出來。所謂的「女人心海底針」在我這裡是行不通的說法,如果某個女人不想將真實的情緒傳達給我知道,我是不會刻意絞盡腦汁去猜的,只會隨她去。

現在回過頭來仔細想想,在一起的時候,果然基本上都是妻子在配合嬌慣著我、絞盡腦汁猜我的想法——好像文靜版本的我媽。


和妻子彼此相愛的事實令我產生錯覺,且這錯覺一直延展了下去。我真的以為我們完完全全地心意相通了,不曾質疑過妻子的精神力與她在我面前表現出來那種賢惠、溫柔以及甜美。


因此當時隔一個月歸家的我,看見妻子挽著另一個男人的手,幸福地笑著從家裡走出來時,還以為是疲累過度造成的幻覺。


說實話我氣炸了,那一瞬間我想將她碾碎、搗碎。捏碎。我根本不在乎那個和她在一起的男人,我只在乎她是怎麼想的。


妻子就此開始哭泣。

仿佛把以前積累在平靜表面下的淚水一併爆發了出來,她哭得淚水連連,一會兒說「我們沒辦法繼續下去了」、一會兒又說「但我還是很愛你的、還是最想和你在一起」。我被她哭得沒了脾氣,抱住她被淚水淹沒,不知所措。


我第一次冒出了要抓住她的念頭,因為一直以來、她的陪伴對我來說是件理所當然的事情,但現在我意識到她可能會離開。

於是我第一次絞盡腦汁去猜女人心裡在想什麼,第一次嘗試將自己的感情與所思所想明確表達出來。但這太困難了,而且當我無暇顧及自己身邊的家庭瑣事時,就徹底把這些都拋到了腦後。


結果就是我和妻子的夫妻關係一再惡化。實際上當她說「我們沒辦法繼續下去了」的時候就已經結束了,但她總是又優柔寡斷地在後面加上一句曖昧的「但我還是愛你的」。這一再地給我希望,一再地讓我誤以為她懂了,也一再地令不擅長猜人心思的我不明白她的真實想法究竟是什麼。


結束了數次失敗的溝通後,我們終於又變得一言不發了————雖然我像以前一樣,在等她先開口說話,她卻已經沒有耐心再等我說話、或是猜我的心思了。


「那、我走了……」打包好行李的妻子,一手抱著熟睡的徐倫,站到我跟前說,「也許分居真的能讓我們找到答案,分開后彼此都好好冷靜一下吧。」

我沒有搭腔,只是默默看著她。


妻子轉身走了兩步,突然停下來,肩膀輕微抖動著,又開始哭了起來。「為什麼……」她轉過滿是淚水的臉看著我,「老公,你是真的已經完全不在乎我了嗎?」


這一刻,受夠了天一下地一下的情緒轉換的我感到痛苦無比,衝上前狠狠攥住她纖細的肩膀,憋了半天從牙縫里迸出幾個字:「妳到底想要我怎樣,說清楚!」

從沒見過我這幅兇悍模樣的妻子瞬間被嚇壞了,臉色變得死白,從靜靜流淚轉變成像個孩子一樣恐懼地嚎啕大哭,哭聲驚醒了她懷裡嘬著手指的徐倫,母女倆哭泣的聲音一高一低在我耳邊合奏起來。


反正她是想要我挽留她,對嗎?


我趁著這股一直沒發洩出來的兇狠勁,把妻子拽進了臥室,動作前所未有的粗暴。結束后妻子持續渾身發抖、踡縮成一團掩面哭泣,不一會兒就和徐倫一樣,因為哭累了而睡著了。


我點起一根好久沒抽的煙,把熟睡的妻子攬進懷裡,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絕望——這絕望是層層疊疊堆積起來的,只不過這時候才徹底爆發。

——妻子總是含糊其辭,總是不夠坦率,總是畏畏縮縮。

——妻子和女兒是我最在乎、最愛、最想保護的人,我卻只能把她們弄哭。

——我不管什麼都傳達不到,總是做錯,把事情都搞砸,現在挽回還有餘地嗎?


然後我想起了我的摯友花京院,他給了我多大的錯覺啊,讓我以為其他人也能和他一樣,明白我在想什麼,誤以為他的好不是獨一無二的。

而他的死在此時此刻又是如此深深地刺痛了我,就好像一個常年持續潰爛、我卻視而不見的傷口,終於用猛烈的劇痛引起了我的注意。深夜裡,這孤獨感令我深深陷入絕望。


我和妻子離婚後,約好了在徐倫面前還是要裝成普通夫婦的樣子,因此我偶爾還是會聽見她叫我「老公」。

這真折磨人,可她就是這麼對待我的,這個曾口口聲聲說「愛我」的女人。


所幸我的心態很快地就又回到了最初狀態,我不在乎了,我不會再去猜任何人的心思。既然傳達不到,那就放棄傳達,既然註定孤獨一生,我又何必做徒勞的努力呢?坦然地直面吧。



—————————————————————

—————————————————————


用到了游泳教練(第47P)的「被水淹沒、不知所措」梗還有註定孤獨一生梗

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最後祝你,提前射精身體健康

评论

热度(4)